现代企业思想形态

2019-01-15 12:28 0

近代、现代与当代是一个时间划分,通常近代的时间跨度为三百年左右,现代为一百年,当代指十年。本章重点在中国改革开放至今的四十年时间跨度中讨论。

现代还有一个向度就是现代化,目前公认的现代化的意思就是人的素质,只有人的素质现代化了,自由发展的水平就会提高,人的自由水平是达到现代化的标志。

我们对思想做一个哲学性的解释,以便在后面的文章中大家对“思想”这个语词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认识:

上篇文章中提及过逻各斯,而逻各斯最初的意思是“话语”,在赫拉克利特那里变成“分寸”也就是“尺度”或“命运”;基督教创世纪中有“太初有道”,这个“道”就是上帝的话语,也就是上帝的语言变成实体(本质)。

在柏拉图那里,理念就是概念,概念只能在思想中存在,用语言表述(语言学)。我们用概念思维的时候,概念思维的外壳就是语词(名词),通过动词、介词等词把其它语词连在一起,它们的基本单位是名词;也就是说思想中把握的东西跟话语(言说)连在一起,语词表述就是思想,思想是通过抽象的方式把握的,不是具象的方式。思维与语言具有同一性,思维必须通过话语来把握,思维与话语才是把握事物本质的东西。

论述思想的重要性是在于,我们思想的对象与我们感官的对象应该具有同一性;而在中国目前现实生活中,或者学术中,这二者经常是分离的。也就是指向性不明确(见《真理与方法》《论指称》或《符号学原理》)。

在人们的思维形式中,对概念也就是理念(Idea客观的理念、idea主观的理念;用肉眼看指形象,用灵魂看指理念)的认识,首先出现偏差,人们的思想中没有清晰的中西方的文化范畴。由于五四以来系统教育或传统文化教育,包括西学的系统教育的缺失,人们思想中这些概念是空的,没有具体内容的,也就是康德所说的空概念。人们在日常交流中基本靠“大约”“可能”“好像”等模糊的理解进行着,更多的是一脸茫然。

企业是现代社会中最重要的组织与文化载体,所有的文化(传统思想、官僚主义、科学思想、乡愿文化等)都汇集到了企业文化与思想中,企业的思想也就影响着社会文化与思想。

中西方企业思想的不同,表现在:中国企业的指导思想是如何挣钱生活;西方企业的指导思想是让企业的存在变得有意义。

不同的思想产生的思维形式就不相同。比如经济学中的利益最大化,在西方指的是所有人的利益(帕累托最优),而中国指的是个人的利益(无商不奸)。

当然,西方的所有人的利益不仅是经济学上的一个公式,而是哲学思想:如果你侵占了他人的利益,那么必然导致利益的相互侵占,就达不到最大化;这其实是一种自由的思想为指引的,所以我们说经济学永远是哲学的。

在中国,个人的利益就是以侵占他人利益才能获取最大化的,我们是一个实用主义思想的国度,只要能寻找到灰色地带,商人的本性就可以尽量发挥;我们的传统文化中重私德,而轻公德,这就是我们何以会自私的原因之一。

我们对儒家思想并没有深入的研究,所以企业经常以儒家思想自居,然后会引用“推已及人”的思想来表达“客观”的公平思想。素不知,“推已及人”的“推”法与现代西方的人人平等不是一回事:

孔子的“推已及人”在宗法关系里成为孝,孝推到国家关系里成为忠,推已及人推到最后就变成忠与孝,命运最后掌握在一个人手里;中国其实是一部孝经治天下。

这种传统思想在企业中传承得非常好,表现得非常清晰,多数老板身边的多数高管都是以忠、孝之心久居其位。是否庸碌我们就不作评论,但即使有才干也不能表现得比老板能干吧。

当然,我们在过去有儒家思想成就的儒商,他们为了家族和民族讲诚信,表现出爱国主义风范,一切服务民族大义。这种内圣外王的思想在晋商、徵商身上表现得很明显。但在今天这个士大夫阶层消失、市场经济横行的时代,儒商只是一块挂在门上的思想白旗。

儒家思想中的道德原则与市场经济原则不相兼容,君子言情不言利,儒家讲诚信并不是为了牟利,是为了搞好人际关系,是为了政治;而市场经济并不以政治为导向,企业也无法与每一个消费者搞好关系;这是儒商逐步淡出并消失的重要原因。

关于企业中的佛商思想,我们略作表述:

目前中国式的佛教主要是指禅宗、净土宗,开口就是缘分、慧根、运气,也就是机会主义,基本上属于赌博。佛家讲顿悟,善于钻空子,投机倒把,不受规则限制,哪里挣钱去哪里,消极地适应市场经济。我们没有学过经济学,当然,在权贵资本主义时代也就不需要什么经济学,一切经济学原理在这里几乎都是失效的。办企业首先要懂经济学,但我们的企业主基本上没有这方面的知识的,而成功就依赖于这种机会主义思想。

现代企业的思想形态中,“官僚主义”思想体现在“层次与程序”上。究其原因,一部分是自恋,企业主只在不断地巩固传统优势;这种优势形成路径依赖,形成持续重复的“成功战略”;在成功后的既得利益上却又显得“患得患失”,“创新”的机会也就被扼杀掉了。

现代企业中的“科学”思想并不科学,科学是“自由的理性”。中国改革开放时,并没有先建立起市场经济制度,说学习完经济学规则后再搞开放,而是摸着石头过河,用的还是传统的计划经济的东西。而五四以来科学只是徒有其表,实际上我们走的是科学成果应用(科学技术)的路,也就是将人家的科学研究成果拿来应用实践,并非是科学化的道路。像钱学森、钱三强只是个工程师,把人家的研究成果拿来应用,造原子弹,但我们称为科学家,也就是将科学理论应用的充当了科学家。企业的科学思想也是这样,拿来主义,挖别人墙角,凑政治数字,玩文字概念游戏。

这在庄子的笔下叫盗跖思想,盗亦有道。你有你的明规则,我有我的潜规则;你有你的小人(西方商业)思想,我有我的小人(中国儒家)思想。企业的战略思想或者战略愿景,成了一种文字游戏,咨询或策划公司成为了游戏的执行方,目的是让企业挣到钱。莫若说这是一种名家思想,要的是挣钱的“名分”。

本章讲现代企业思想形态,其实现代企业并没有思想形态,或者说思想尚未成型或形。甚至可以说,基于现代社会病态的、恶劣的状态下的现代企业思想形态也是不健康的。



QQ咨询 18767108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