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特品牌策划:谈怀疑精神如何创新

2019-01-28 17:25 0

 “自然界没有飞跃”是马歇尔《经济学原理》一书的题词,类似的话黑格尔曾经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一切操之过急的发展方式导致的不可挽回的环境污染、心灵的瓦解、自信心与创造力丧失、人力资本衰减,都由社会及其成员承担着这一持续不经济的后果。

中国人之所以想飞跃,是因为我们太想雪一切”耻”了!于是,我们走了一条与日本相反的路,一切如日本那张万元钞票上的人物福泽喻吉所预言的那样,没有从心灵开始构建,而是走了一条从经济开始的不归路。直至今天,我们仍然在这条经济路上“狂奔”,并且将心灵远远地抛在后面;而中国企业在经历三十年高速冲刺后几乎全面哀鸿遍野,如果不是政治庇护,几乎没有多少企业还能跑了。

鸦片战争的教训、日清战争的教训、戊戍变法的教训、文化大革命的教训并没有让改革开放政策制定者从历史中吸收到。梁启超当年虽然发现这条路走不通,但我们今天仍然在走。中国人打倒了一个皇帝、赶走了八国联军却出现了无数个“皇帝”、更多的“八国联军”。

我们看到企业的绝望,甚至是全国人民的绝望之后对金钱的疯狂。但作为一个社会中最重要的组织,企业需要承担起社会责任,而不是像李嘉诚那样将教育责任完全推卸给政府,虽然在政治伦理上他说得没错,但他可以走,而中国的企业走不了,所以中国的企业需要承担起责任,也是为企业自身的生存而教育。

中国教育的问题:实用主义!中国大学、社会培训机构、家庭教育一切都围绕着有“用”而展开。而真正的教育是“无用”的,就像康德所言,教育是培养“人”以“人”为目的,而不是将人变成工具,这与庄子的“无用之用,无为而于已有为”是一个道理。

如果创新是经济持续的基础,那么我们就需要先了解创新的基础:在每个灵魂的生命里,它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这需要破除一言堂式的权威,让反思能力得以生长。这种思想早在史伯那里就已产生:和实生物,同则不继。

人文思想的内容与建构:摒弃乡愿、培养怀疑精神

一个人到一个社会组织、一个国家从生活、组织管理、政府政治都需要有一套思想来指导,而人们的一切行为(现象)之发生都源自这些思想。人文一词来自于文艺复兴时期,意指哲学与文学,也就是古希腊的哲学与塞涅卡(古罗马)的文风。

他们希望通过读古希腊的哲学思想重新思考人的意义,诸如民主;并通过塞涅卡的文风重新阐释并建立人的现代性思想,让社会重新繁荣起来。而文艺复兴也做到了这一点,摆脱了千年黑暗的中世纪,开创的新时代。中国的企业也需要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思考到思想的重要性。

我们摒弃乡愿就是要摆脱束缚着社会、企业发展的旧文化,通过培养怀疑精神获得创新能力,进而使得管理者走向现代企业管理的轨道上去。所以,我们需要认真了解乡愿是什么,然后思考如何摆脱它。

谭嗣同说过,中国的儒家思想两千年来为荀学,皆乡愿也;唯大盗利用乡愿,唯乡愿工媚于大盗,二者交相资,而罔不托之于孔。当然,孔子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才会说:乡愿德之贼也。

乡愿就是伪善。

一个企业如果都是伪善者,必定人浮于事,企业出现问题也没有人说真话,开会一片祥和,三呼老板万岁。一个个问题都被隐藏了起来,说真话的人被开除,伪善者做了高级管理者,团队合作变成团队内斗,领导、同事变成和事佬、红卫兵、笑面虎,企业人人自危,谁还有心思做好本职工作,凡事差不多就行了,如何让个人尽力,为企业尽职。

企业要想摒弃伪善,管理者就需要从两个方面着手:正义的心灵、正义的制度。

正义的文化驱除了伪善,让人的真实性得以显现。人一旦回归真实,杂念就少了,心思就会纯净,投入到工作中就会心无旁骛,工作效价就会提升。因为有正义的制度做为保障,员工也会从提升的效价中获益,每个员工的幸福度的增加,都会推动企业社会价值、赢利能力的整体提升。

而正义的核心思想只有六个字:让好人有好报。

管理者希望员工有创新能力,从而使得企业能持续获利,那么,创新能力从何而来,创新意味着要否定过去,而否定就从怀疑开始。

怀疑精神是批判精神,不是疑人、疑神、疑鬼。

批判精神是反思精神,不是批评;反思是思想方法不是反省。就像张载所言:于无疑处有疑,方是进矣。

我们从以下几个略作简述,如对当下企业文化的怀疑,对制度的怀疑,对创新的怀疑。

对当下企业文化的怀疑,是要问企业文化的现状与文化形成的原因是什么,老板(管理者)文化如何影响企业文化,当下企业文化与社会文化是什么关系,当下的文化对企业的生存发展作何影响等诸多问题。通过对这些文化的怀疑我们可以思想出新的思想。

譬如老板文化,我们知道管理者的心灵决定着企业的文化,影响着企业的制度,但老板的文化是什么,也就要思考老板身上具备的文化人格是什么,这样才能进一步思想老板的心灵结构。

如果老板表现出来的是儒家文化,而骨子里是乡愿文化与法家思想,那么就要进一步怀疑这样的文化培养的心灵是什么,对企业有什么样的影响,合理性是什么;而老板是社会人,受社会文化影响程度多高,商业社会的庸俗性有多深,科学主义的思想、中国式功利主义情节如何,对企业经营产生怎样的影响,都需要一一加以怀疑,用思想去思想它们存在的合理性以及合法性。

老板的人格也就随着不断的怀疑(批判-否定-批判-否定)而显现,最终我们了解老板文化影响企业文化的形成因素,并就此对老板进行怀疑后的修正:心灵重塑。通过心灵重塑,管理者最终形成稳定的思想,无论这个思想是正统东方儒家的、表儒里法的还是西方民主的、商业现象的,亦或是构建的新文化新思想,它都会成“型”。

当管理者心灵的型通过经营管理过程传播出去时,企业原有的制度也就在这个型的基础上开始被怀疑,被否定。同样,当制度设计并不能产生创新时,制度被怀疑,被再构建。而创新就在同样的怀疑下,不断被批判,不断被扬弃、完善。最终,企业文化-制度-创新形成一个内在的交替向上生长的动力。

这就是怀疑精神。


QQ咨询 18767108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