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建祥谈匠人精神与求道精神

2019-01-10 18:27 0

匠人精神是文化衰败后的诸多表象之一,大家讲的匠人精神其实是工匠主义,就像中国式的理性、中国式的功利主义一样,都是被阉割过的词汇。但在这个时代人们并不以为自己荒唐,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全国上下男男女女都以出口成脏的网络语言为荣,比如“屌丝”这个词,全国人民欣喜地将其挂在嘴上而“津津有味”。老外对此非常费解:一个生殖器如此方式“交口称赞”,有其必要乎?

匠人在中国文化中贬多于褒,匠意味着墨守陈规,亦步亦趋,这就是匠气太重。中国人崇拜日本人、德国人的精工,那种将事情做到极致的工夫,认为这是匠人精神。理解错了,这是理想主义者精神。

疱丁解牛也不是匠人精神,它恰恰是匠人的反面,因为疱丁解牛是不可传的,那是人、刀、牛合一的境界,这是道。如果你还理解成匠心独运,那只能说失之在贼。何况,我们只有机心,没有匠心。

职业精神与匠人精神完全是两码事,职业是一种现代意义的社会分工,哲学家从事哲学也是职业,科学家从事科学研究也是职业,你能说他们是匠人吗?我们的文化之衰落可见一斑。

什么叫精神?思维与存在通过表现自己同一个过程的内在与外在的两个方面,这个过程叫精神。如果你讲道家的精气,那就是就阴阳,它是气,无极是太极的孕育过程,孕育阴阳二气。

精神是主客体的两个维度,是内存的精神与外在的客体,不是主观思想。我们主观追求的其实不是什么匠人精神,而是做出与众不同的东西卖更多的钱,这个钱不能只让日本人、德国人挣。这种追求的出发点就决定了我们不可能通过工匠主义实现出商品溢价来,这是离经叛道,南辕北辙了。

什么是道?道就是器,器就是道——朱子。

一把刀在疱丁手里,庄子思想里就变成了道;一把刀在别处,还是一把刀。在江瑔的《读子卮言》里这样写道:“道学至巨,变动不居,彻上彻下,亦实亦虚。道家之徒,学之不得其全,遂分途而异趋。故得道家之践实一派者为儒,得道家之慈俭一派者为墨,得道家之刻忍一派者为法,得道家之齐万物、平贵贱者为农,得道家之玄虚一派者为名、为阴阳,得道家之阴谋一派者为兵、为纵横,得道家之寓言一派者为小说,传道家之学而不纯、更参以诸家之所长者为杂”。

道是一个整体,是大全,你分开去理解、去认识,它就变成各种东西,但终究不是道。中国的道就是西方的哲学,日本、德国人的求道精神,就是哲学精神。我们非要把人家拉下“道”,说成匠人精神,这是极端的爱国主义思想作祟,骂人不带脏字、恨人家比咱们高一“畴”。

如何才能有匠心?其实不难,按照老子所言:乐其俗、美其服就可以做到了。而不是全民化妆,弄得人不人鬼不鬼,我们难道不知道还有个李白说:“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还有计成说:“物尽天然之趣,不烦人事之工”吗?

少一点机心,才能多一点匠心,机心没了,道也就产生了。


QQ咨询 18767108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