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化生存的时代——企业、个人如何避免被边缘化

2019-01-04 23:07 0

一个人无法在主流群体中生存,他被边缘化;一个团体无法在主流社会组织结构中生存,他们被边缘化;一人国家无法在主流世界里生存,国家就会被边缘化。

主流与非主流交替前行,就像时尚中永远蕴涵复古,未来总是隐藏在历史之中。一个人、一个社群、一个国家如果行为惊人的相似,一起拥抱权货,势必不堪其重负而与其一起沉下去,沦为权货的奴隶;而“奴隶”是被人类钉在十字架上打入地狱焚烧为灰烬后永远尘封的罪恶,“它”是人类边缘化的滥觞。

我们不打算谈国家边缘化,因为国家边缘化只是政治脱离普适价值或者是政治不现实(参见黑格尔法哲学原理)的结果。也因为这种原因,中国目前与主流国家相较,国家结构中缺少如行业协会、工会等有效的社会组织,致使官、民没有缓冲地带。 

中国的民营企业在当下的社会结构中扮演的角色是放下锄头用牛顿力学挣钱的民。换言之,一个农民在政治上没有发言权(以前是六个农民有一票选举权),是政治边缘化,就像古希腊的奴隶一样是没有公民权的,因为他们不算人是可以买卖宰杀的私产。而商业移民将这些农民变成“企业家”、打工仔、农民工,并没有取得政治权利,仍然是政治边缘化群体。

这个群体实际超过五亿,分布在各个大城小市里。虽然他们通过自己的拼搏奋斗将原来的城镇人口挤出了市中心,但仍然是没有身份的外来群体,是一群生活在城市中心的边缘人。随着商业程度的提升,原有的城市居民也逐渐被“边缘人”“边缘化”,而这一边缘化的开端就是下岗与企业私有化。

铁饭碗是城镇居民的“根”,就像农民的地一样;当居民失业、农民失地或地的收支失衡,这种没有根的恐惧就迅速在每个人的心中爬行,直到占据整个脑海。他们要用计划经济的活法、传统农业的生存方式去面对一个掠夺型的市场经济,就像一个吃斋念佛的读书人突然要拿起刀枪杀敌,显得手足无措。

他们只能用农业思维方式投身到工业化时代,用人情世故和盗跖文化代替商业规则求得生存。那些盗跖文化水平高的,大多数都发了财,而懂得传统人情世故的也多数有了稳定的收入,虽然他们是现代商业的边缘人,但在混乱中总有人是“聪明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一致,先乱后治从未改变过。工业时代的尾声临近,新经济开始出现,原有的挣钱方式似乎难以获利也不再被重视,这让传统经济人再次强烈的感受到“边缘化”危机。

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脱离“边缘化”生存。只不过我们没有用道德边缘化来表示财富的增长方式,也就是道德的牺牲与财富的增加是成正比的。这一点,中国人感受的强烈程度并不输给外国人,甚至更深刻,如果黑格尔再生也会瞠目结舌,他一定没有好的哲学语言表达东方的道德边缘化。

 

中国全面金融化在2007年股市6124点、2008年股市1664点时,只不过开了一个头。随后至今,中国传统企业、个人几乎全面金融化,大投机时代来临:炒楼、炒股、集资、融资、投资互联网等科技领域,随着互联网的控制力以及权威性获得建立,电商、微商崛起,中国进入全民经商时代。

这是一个失控的时代,而失控意味着失落。

传统企业由于比较零星、混乱,又没有成熟市场经济国家那样有效的社会组织,在不成熟的成功论英雄的思想指导下,在经营中盲目跟进那些互联网巨头,自愿成为其刀俎上的鱼肉。而中国的互联网企业道德之败坏是传统企业不能望其项背的,当然“成功”也就不是一个量级。

而传统企业担忧被互联网时代边缘化,于是,做了影子的影子,也就是成为了边缘的边缘。

如何摆脱边缘化命运,我在前几期文章中已经提出。传统渠道是传统企业的命脉,而“联销体”是最现实的路。当所有人都说谎的时候,你该考虑说真话了;当所有人都要快的时候,慢一定是出路。

个体边缘化是构成边缘化群体的基础,微商、传销、“金融业”就是典型的边缘化的群体。微商依赖的是传销的手法,传销依赖的投机心理,金融依赖的依然是诈骗伎俩。

边缘化的人有共通的特征,这个特征有人说是懒,其实不是。懒是人类的共性,人类只有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才会放弃,这样的放弃包括人性美好的东西,那些激动与感动、激情与热情、信念与信仰;而放弃并不是懒,是对人生的绝望。科技发展并不是满足人们的懒而存在的,懒不是社会发展的动力,而是边缘化群体庸俗化了的生存现状。

边缘化群体更加缺少道德感,因为他们的生存环境更加无序,更加没有规则与情感,甚至善恶是非。唯一支撑他们的其实就是“活着、活下去”,或许他们会用“成功”这是僵死的概念替代自己苟延残喘的现实。

这个群体会越来越大,大到成为社会的主流。我对此一点都不怀疑,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就是边缘化的国家。

个体不被边缘化,需要有个体意识。而个体意识的觉醒在这个时代会遇到三重障碍,一是政治的,二是社会的,三是自己的。也就是说,政治需要个体无意识,社会是乌合之众不可能让个体觉醒,三是迫于生存个体自欺不愿意醒来。在这个时代,个体越清醒,离人群越远;人们躲避清醒的人就像躲避瘟神,因为醒来就无法挣钱,我们这个社会所有的钱几乎都只能依靠“不清醒”(不道德)获得。

个体摆脱边缘化,就是寻找到无法再继续边缘的已经边缘到边界的人一起觉醒,成为一个新的共生群体。这个群体隐藏在大多数边缘人心中,他们“In me the tiger sniffs the rose”。


QQ咨询 18767108516